业界 车店介绍 冠军车店:OVO-FIXED-GEAR

    冠军车店:OVO-FIXED-GEAR

    深圳OVO-FIXED-GEAR车店专访,死飞少年独特有趣的单车创业之旅

    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    Severity: Warning

    Message: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

    Filename: content/doc.php

    Line Number: 56

    报道协力及部分图片提供:深圳OVO-FIXED-GEAR车店 小虎

       高楼林立的城市、喧嚣的街道,车流不息的马路……

       穿过这一切的繁华,周围的一切热闹仿佛瞬间消失一般,安静下来。

       枝繁叶茂的大树、静谧的花园、偶尔走过的行人……

       这就是深圳OVO-FIXED-GEAR 车店的所在地——在这座繁华都市当中一处难得的沉静之地。

    车店地处繁华都市的僻静处,有着独特的低调

       来到车店时,正是下午4点之后,几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,坐在车店里翻杂志、聊天,正在修整单车的小虎出来接待了我们——这位OVO-FIXED-GEAR 车店的创始人,看上去同样年轻有活力,除了目前打理店里事物,他还有另一份重要的事进行当中——大学学业。

       今年还在读大学三年级的小虎,向我们说起了这家年轻车店有趣的诞生过程。

       从“赶时髦”到追求极致

       四年前,小虎还是一名高中学生,那时候的他和许多同龄人一样,喜欢潮流喜欢运动。偶然之下,发现娱乐圈的艺人们,都喜欢骑一种“看起来很潮的单车”,随后通过身边的伙伴们了解到,这是一种被称为“死飞”的“潮车”。

       在深圳市民中心的广场上,常常会有极限动作单车的爱好者们聚集于此,交流练习。而刚开始对死飞产生兴趣的小虎,发现了其中就有人在玩这样的单车!便在好友的怂恿下买了自己第一台死飞车,并且开始慢慢的进入了死飞骑行的这个“圈子”。

    还在读大学的小虎(左),已经经营车店近两年

       对小虎来说意义非凡的市民中心,至今仍是小虎和同伴们进行日常练习的“第一根据地”。

    深圳市民中心,至今仍是小虎和同伴们的“第一根据地”

       “那时候我们都喜欢去BJ,这是我所知道的全广东第一家死飞单车店!”小虎回忆起当时的情境,仍不免感叹,“可是我们在福田区,BJ在罗湖区,中间路程比较远,可是仍然很热情!”

       渐渐地深入了解、学习,小虎发现,现在我们所骑行的死飞单车虽然是由竞轮运动发展而来,可是,拿来做花式特技、场地道具练习,也是十分有趣!于是将自己的目标定位在了极限特技方向,可那时候,全国还没有像如今一样,掀起热浪般的“死飞潮流”,“我们身边有些车友因为买不到花鼓、飞轮这样的零配件,还曾经把水泥灌进花鼓里面或者用焊枪焊死,让它有了‘固齿’的效果!”说到这里,小虎笑起来,“后来发现当时真的很天真!”



    如今有了车店作“后援”,小虎和朋友们再不用为买不到零配件发愁

       可是,谁的青春不是从天真开始的!

       为了弟弟的梦想

       对于死飞一无所知的小虎,逐步有了“开一家车店”的想法,“可以方便自己和车友买配件,也当作是大学生创业磨练吧!”

       这个“天真”的想法,意料之中地遭到家里的强烈反对!小虎爸爸甚至坚定地回绝道:“单车骑得再好,又有什么用?!”

       对于还在求学阶段,没有稳定收入来源的小虎和小虎弟弟杨志弘,爸爸不给予资金上的支持,不但开车店的愿望面临“夭折”,弟弟玩单车的爱好,还一度被爸爸强烈阻止。

    弟弟杨志弘在车店里,曾经的他因为玩车,也被爸爸阻止过

       可是,如果你以为小虎就这样放弃,那就错了!

       小虎多次向爸爸表明态度。也许是被儿子的执着打动,也许是受到年轻人自主创业的热情感染,爸爸终于有所松动,为车店注入启动资金。

       小虎再次面临抉择:是做受众人群广泛的多类型死飞单车,还是专注于极限动作类死飞单车?

       经过深思熟虑, OVO-FIXED-GEAR 最终还是以极限动作类车店亮相,“目前,做这个类型的死飞车店非常少,据我所知,整个广东还不到5家!”小虎解释道,“所以,我们就把专业化作为发展方向。”

    少有的极限动作类死飞车店,是OVO-FIXED-GEAR的特别之处

       车店开业两个月后,当时仅仅只有15岁的弟弟杨志弘参加了2012年在北京举办的全国死飞大赛——死飞大革命,小虎告诉我们,“这个比赛,是国内最高水平的死飞单车大赛,每个车手,都为能在这个平台上展示自己而自豪!”

       第一次参赛的弟弟,在“死飞大革命”上不仅展示了自己,还意外地捧回了一座沉甸甸的亚军奖杯,一举成名!

       弟弟杨志弘玩车视频:

       冠军奖杯换来“许可证”

       看到尚且年幼的弟弟展露出惊人的天赋,更给了小虎把车店开下去的决心,“想给弟弟一个好的平台,让他可以像国外的同龄人一样,从小就在良好浓厚的氛围里玩单车。”

       虽然亚军奖杯没能换回爸爸同意弟弟玩车的“许可”,可是在2013年,弟弟与深圳地区的另一名死飞车手——猫仔(廖锡荣)两人,作为深圳市福田区的代表,参加了在悉尼举办的中国农历春节花车游行活动,“想不到玩单车还可以有这样的出息!”家里人开始对他们的爱好有了了解。

    弟弟赴悉尼参加表演(下图),让身边的人看到了他们的执着与努力

       20138月,新一届的“死飞大革命”比赛,正式升级为“中国固齿公开赛”。这也是小虎和同伴们,再次进京“赶考”的时节。

    弟弟在跳高比赛当中

       有了车店的后援支持,弟弟夺冠的希望很大,他们再一次向爸爸表明立场,见到两兄弟如此热爱死飞这项运动,爸爸也终于松口:“拿了冠军回来,就让弟弟继续玩车!”

       8月的北京酷暑难当,可是这丝毫不能影响小虎和弟弟的拿下冠军的决心!作为年龄最小的车手,弟弟流畅的动作、个性化的装扮,同时夺得花式赛与跳高赛的冠军,成为这个赛场上历年来罕见的双冠军选手!得到并接受了赞助商的关注。



    双冠军的含金量,终于让弟弟换来玩车“许可证”

       这一次的冠军属于倔强而从不轻言放弃的兄弟。

    一个个沉甸甸的冠军,让弟弟的车手之路,与身后的车店紧紧相连

       想为这个圈子做点什么

       尽管弟弟年龄还很小,却已是中国死飞界动作类选手中的“元老级”人物,当初为了能支持弟弟安心骑车,而开创的单车店,如今已是深圳许多死飞爱好者共同的平台。
       “其实有时候,看到社会上很多人对死飞单车的误解,我们也很无奈。”说起死飞遭遇的种种“不公平待遇”,小虎显现出比同龄人更多的理智,加上弟弟取得的好成绩,让小虎萌生了为大家“做点什么”的想法。

       第一家车店的成功,让小虎信心大增,如今,他已经准备把分店开到深圳大学城,“也是想起自己当初买零配件的辛苦,给车友提供方便吧!”

       每周,小虎和车友们都会来到市民广场,进行动作技巧练习,宽大的场地,仿佛一片天,也让小虎对这项运动热爱有加。

    组织车友进行日常练习,是车店的定期活动

       “2014年吧,弟弟还会全力以赴,甚至参加国外大赛,而他已经是全国冠军,其他的比赛,或许会让他把机会留给新人,这个圈子才能成长,”说到车店的未来,小虎满带希望地笑起来,“说不定,我们会支持其他选手参赛呢!”

       也许,这家小小的车店,还只是在萌芽;可是,谁又敢否定,多年之后,它会是一株参天大树,刻上一圈圈冠军的年轮呢?

    今天在车店里玩耍的人群中,也许正藏着明天的新科冠军!

    相关文章

    发表新留言

    Showing 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