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Severity: Warning

Message: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()

Filename: libraries/MP_Cache.php

Line Number: 170

只会骑却不懂车的帅妞:陈宝珠-单车时代 CYCLINGTIME.com 自行车赛事报导、单车环岛路线、新手教学

    专题 人物特写 只会骑却不懂车的帅妞:陈宝珠

    只会骑却不懂车的帅妞:陈宝珠

    传说中的「前叉120mm吃不完姐」!

     

    「山地车、公路车甚至BMX我都碰过,但......我只会骑,不懂也不会修车。」

     


    宝珠挑战剑南山一景(惊)
    使用车款:Kona Lisa 120 
    ©George Kao

     

     

    听完她丰富的运动经历,再听到这句话,小编的下巴不免瞬间垮下。她说,从小就是静不下来的小孩,国小三年级到小六一直都是排球校队,当时还有所谓学校与学校间的运动友谊赛,举凡短跑、长跑、400公尺接力赛等项目,全都被校队指导老师当作训练体能般,要求下场竞逐。

     

    "不会觉得很烦吗?要比这麽多种......(晕)。"
    「其实还好,去外校比赛最开心的是能够看到许多赏心悦目的帅哥!」她笑答。

     

    她的运动经历不单单是接触多样项目,就连伤害的来历及次数皆如数家珍。小学时期还玩过棒球,沉甸甸的球体从眼前飞来,反应不及的她任凭棒球砸中导致下方门牙缺一角......一瞬间却成为永恆的记忆。国高中,陪伴她的是篮球,那种近距离与对手争球的过程刺激着她所有感官。曾经与对手相撞,导致眉尾缝了7针;也曾经跌倒撑地造成左手当场脱臼,「印象是这辈子第一次全身麻醉做手术。」儘管如此依旧不减她对篮球的热爱。

     

    我说她疯了,但她眉飞色舞的神情却让人暂时忘却过去那些伤口带来的疼痛。

     


    凶勐林道,让宝珠的胸口吃了一记直拳! ©Loose Riders Taiwan 黄重凯

     

     

    进入夜二专,她加入英文会话社,那时候接触的朋友正巧透露着山地的习惯,她索性就挑了一天和大伙去爬南投的奇莱南峰(能高西段)及南华山。如果接触过山地的人就知道,其实山地的装备不便宜,为何她有办法说走就走?「我所有的装备都先跟朋友借,唯一的念头只有先去再说。」那股谁都拦不住的信念惊艳万分。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每个人几乎将重达7、8公斤的行李背上山,想不到同行的友人却因为身体不适无法继续前进。

     

    结果怎麽办?「那就帮她背上去啊!」热心的她直接把对方的行李揽在身上,负重超过14公斤的重量只为让队友顺利完成山行。从这几次山地的经历,她坦承这并没有让她从此爱上爬山,不过在山地的过程中偶遇的林道,却成为她每一次上山的小确幸。「你有办法想像吗?那种2、3点爬起来只为了看一道日出的感动吗?」

     

    06年对她来说很关键,那时候有一部电影相当火红,“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做,一辈子都不会做”是该电影的Slogan。07年买了人生第一部山地车,冲着那部电影的影响,她决定自己一人骑去环半岛,「我在猜胆子可能是那时候练出来的」她笑说。 回来之后,独骑久了她总觉得少了些什麽,尝试从网路上寻找同样有着骑车爱好的车友。那时候,什麽样的车种都有,举凡平把、山地、弯把及小折......直到09年她才决定加入当地的车队(内湖车库帮)。

     

    「后来就有人提出去比长程的比赛,如第一场的NS 200K、300K......当时更有人骑山地车挑战西进武岭,完赛时间不到4小时。」尝试之后她才知道自己不喜欢长途比赛,后来因为一日北高买了公路车,也参与过公路赛(环台东,只是没有完赛)。但她始终明白,即便成绩不理想;有公路赛也会想再次尝试,但锺情的依旧是MTB,山地车。

     


    环台东 ©乐活式单车 林祐君

     

     

    2010年到12年,当时在大台北地区使用山地车骑乘的路线以丹凤山为主,与小胖老师也是在此地相遇。「我知道自己的山地车骑乘技巧不好,他便建议我先从没有避震器的车种,也就是BMX开始练起。」当时便在内湖极限板场学习如何让身体变得更有弹性、柔软,不以花式为主,而是将从BMX身上学到的技巧搬至山地车内运用。由于BMX没有避震器,唯一的避震器就是自己的身体,光是在板场中学习不踩踏、或以快慢不一的节奏踩踏......截至今日仍不敢说这样的骑乘方式很顺畅,但身体的律动和单车间的协调反应能力,就是在这之间积沙成塔。

     


    小胖老师于五指山骑乘一景 ©钟宇仁

     

     

    小胖老师是谁?他是过去曾代表台湾于日本、加拿大出赛的国手,亦是郑邦中(郑乔鸿的父亲)的前辈。「他的教学方式很特别,通常学生做错了第一时间他不会马上纠正,而是过一段时间才说明正确的姿势,让学生自己用身体感受。」在错与对当中领悟正确骑乘方式的奥妙,但最令她最挫折的亦是无法体会错与对之间的差别......。这3年她的单车经历藉由山地车及BMX交错训练着,直至今日重心已全数放在山地车上。

     

    喜欢林道的她,因为加入一支团体:“台湾·用骑的最美”而认识不少林道,说起自己印象最深刻的路线......「我讲不出来,就算是同一条林道也会因为不同的伙伴及天气,造就全然不同的感受,在我眼中,林道......就是这麽美好!」2014年她受到髒车店庄承翰的约骑(前国手,也是下坡女王 Penny的学弟),便投身重度越野的怀抱。

     


    深受林道吸引 ©台湾·用骑的最美 蓝健标

     


    最佳髒兄弟战友,庄承翰

     

     

    髒车店的队友(髒兄弟)其实不只如此,最常陪她骑车的成员如大卫、A瀚、凯凯、大牛哥。举凡和DH有关的赛事、活动,大家那种风雨无阻,从北到南甚至征战四方(中国),确实无愧于“髒兄弟”不怕泥泞的称号。苦吗?累吗?因为是兴趣;因为能和自己信任的团队合作、骑车,她总是兴致高昂的完成每一次的挑战。

     


    髒兄弟唯二没取得名次的A翰与凯凯(笑) ©Dirtybikes Xavier 祥哥

     

     

    直到现在仍旧只会骑而不懂车,就算身边的髒车队队友及经常接触的KHS车店老闆蚂蚁(人力引擎单车保养美容中心)都觉得她这样不ok,率性的她却直白的告诉我:没关係,有阿翰在就好!黝黑的皮肤微微透着似有若无的伤痕,女生骑山地车,需要克服的是不怕摔及跌倒,「最重要的是不能害怕身上有疤痕!」

     


    ©G山团 郭旬斌

     

     

    “对了姐,你接下来还有什麽计画?”
    「我吗?......预计是在今年6月背行李骑一趟郡大林道,想将山地车与露营结合。」

     

    帅气的她,道别前撂下一句『陈宝珠(宝哥)至理名言』送给我:Less typing more biking.(少说废话多骑车,就这麽简单。)

     


    过期青年+犬狮连 ©翰哥

    相关文章

    发表新留言

    Showing 0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