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题 单车旅行 单车环岛游记(Day 2):最长的一日

    单车环岛游记(Day 2):最长的一日

    解放的第二天,我们决定往岔路走,寻找未知的风景

    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

    Severity: Warning

    Message: Creating default object from empty value

    Filename: content/doc.php

    Line Number: 56

    文章出处:howtobeaotaku.blogspot.tw/2012/12/day-2.html

    大家好~单车环岛游记系列又回来了。
     
    环岛距离现在已过了两个月,但游记才过了两天,真是有如木暮投一个三分球可以回忆30分钟的拖戏程度啊。进入第二天的行程之前,先讲点题外话。我写了环岛游记之后,发现老爸的粉丝人数正在极速上升中……
     
    亲朋好友看到环岛的照片,要不就是告诉我:「欸,你爸比你上相耶! 」「你爸好帅喔。」「对呀身材也比你好耶。」「体力好好喔~」这种外貌协会式的评语。
     
    要不就是看完Day 1(点这里)的老爸奋起记之后,跟我说:「哇你爸实在太猛了!」「我……看到霸气了啊!」「你爸要去挑战伟大的航道了吗?」这种让我嫉妒的称赞。
     
    ……可恶,我爸的身高、帅劲、数学能力都没有遗传给我,这我已经够惨了,请大家多给弱势族群一些关怀好吗?
     
    好啦,闲扯到此结束,正文开始。当然是先附图啰,环岛第二天的124.15公里 地图:
     

     
     
    2012年10月16日,环岛第二天。天空晴朗无比、气温舒适透顶,这天我们顺着东北季风,骑了14天行程中最远的距离,124.15公里
     
    早上8点半,我们从桃园县观音乡出发,沿台15线南下,在新丰接台61线西滨公路,穿越竹北的凤鼻隧道,前往南寮吃中餐,在路上遇当天要飙往彰化的环岛同好(体力也太好了吧!)。
     
    吃完中餐之后,下午经香山湿地跨入苗栗境内。在后龙和通宵之间经过两个大爬坡(热到快晒干,但是下坡骑到时速50公里真爽啊!),之后一路冲过大安、大甲、清水这些海线城镇,在傍晚之前抵达台中梧栖,结束了这最长的一日。
     
    基隆河滨,神秘气功大师?
     
    相信大家应该对Day 1(点这里)的老爸摔车事件还记忆犹新。即使休息了一晚,老爸脸上的伤口看来还是挺严重的,但在吃早餐的时候,老爸一直跟我强调:「欸,伤口怎么都不会痛
     
    他说脚上的一些擦伤是痛痛的(喂,那你昨晚还泡澡是怎样!?),但脸上的伤口还真是一点受伤的感觉都没有。我们边吃着稀饭配咖啡,老爸突然想起一件事。
     
    昨天他摔车之时(地上还残留着一滩热呼呼的血),一位身材矮胖、浑圆的阿伯也骑车经过现场,他一身劲装,车衣车裤、卡鞋墨镜整个超专业的,但一看到有事故,就立刻停下来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忙。
     
    我们当然说不用(毕竟摔车已经很丢脸了),但是那浑圆阿伯毛遂自荐,说:
    「这个……其实我有学过气功,我运功帮你把气导在伤口,这样比较不会发炎。」
    话才说完,阿伯就运起架势,双手在老爸脸前面发功了一会,然后又潇洒上车,一下子就骑远了。
     
    观音乡甘泉寺(地图A点),当地的信仰中心。
    围绕着这座庙宇形成了小镇,一大早庙埕就有卖香的小贩,亲切地用客家话问我们从哪里来。

     
    我爸夹了一口青菜、一边问我说:
     
    「你昨天有看到那阿伯怎么走掉的吗?」
    「我没注意耶。」
    「我才一回头,就看不到他人了,也没看到他是从哪里骑来的。而且,脸上伤口还真的不会痛…」(没被发功的腿倒是有点痛)
     
    「你说这阿伯会不会是土地公」老爸说。
    「啊!?」
     
    「我跟你妈在基隆河滨逛了这么久,从来没看过这个阿伯,他就这么刚好出现在那里,帮我运功,又突然消失,这不就是土地公会做的事吗?」
     
    老爸接下来又说了个去年回新竹老家,某个亲戚睡午觉结果土地公托梦,请他帮忙把被台风吹倒、压在土地庙上的树干移开的故事。
     
    看他讲得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,宝杰都快请他上关键时刻了,我心里也终于确定,「那伤口真的没事,我们今天可以往前冲刺了。」
     
    吃完早餐之后,父子两人踏上脚踏车出发。不久后抵达观音乡老街,于是进入甘泉寺拜拜(甘泉寺简介:点这里),祈求环岛路上旅途平安。
     
     
    新屋乡的「世界最高」青铜妈祖像
     
    第二天跨上脚踏车,心情比第一天还兴奋。我们告别了所有不顺利,再加上神明保佑(?)助威,沿着台15线一路向南。
     
    10点钟左右,突然在路边看到一座高耸的妈祖像,原来是新屋乡天后宫(天后宫参考:点这里。于是父子俩又决定进去拜拜,同时休息、补给水份。
     
    环岛好玩的地方在于,可以了解各地不同的文化。以前在课本上读到「台湾西部多以庙宇、庙埕为聚落中心 」还没有什么感觉,但这一路骑下来,真的发现经过的城镇都有一座庙。西部沿海的城镇,可能因为讨海生活不易、更依赖神明保佑,所以庙宇特别宏伟壮观。
     
    旧聚落大约都是沿着庙宇四周辐射展开,聚落与聚落之间的道路,基本上是「从这庙到那庙」的连线,而当这条路的车流量变多之后,更大条的新路就会绕过市中心的庙宇,成为外环道。
     
    只要在西部,骑车累了、想休息的时候,找庙准没错。庙里都有洗手间、四周会有商店,一看到庙宇就有一种心安的感觉。单车环岛的路上,让我们有这种亲切感、安全感的,除了庙宇,就是便利商店了。
     
    新屋乡天后宫,有座高达30公尺的青铜妈祖像。注意照片右下角的脚踏车,就可以看出妈祖有多高了!

    天后宫的庙埕,庙埕前面还有大水池,一进到这里就有被庇佑的感觉。

    老爸正在用iPad查地图。这里的居民说海陆腔客家话,跟我家一样,很有亲切感。

     
    竹北凤鼻隧道&不知名的海滨脚踏车道
     
    话说环岛第一天老爸摔车,除了脸上撞了大伤口,当时戴的眼镜也报销了。
     
    支架扭曲成90度,伤到镜框之外,连镜片都爆了出来(肥雪音调)。后来老爸是戴着度数不够的备用太阳眼镜在骑车的,也因此傍晚4点以后,他几乎看不到路(陈百祥戴墨镜开枪都打不到人啊)。
     
    在新屋天后宫休息的时候,我才想起来,出发前我有把尖嘴钳放在工具箱里。我趁老爸在查地图的时候,设法把眼镜调回可以戴的程度,硬是把镜片卡回镜框里。老爸戴上应急修复的眼镜之后,只说了一句:
     
    「哇!这世界好清楚啊!」
     
    (爸,你是在拍娇生每日抛系列广告吗?你以为你是林依晨吗?)我心里念佛。
     
    不知道为什么,我爸有一种可以把自己悲惨的遭遇讲的很搞笑的能力,第一天摔车的时候,妹妹打电话来关心,还一直以为老爸是在唬烂:
     
    「爸你到底怎么摔的?」
    「我就『做了一个犁田的动作』啊……」
     
    「你正经一点好不好!」
    「我很认真啊!」
    「我才不信,哪可能有什么神秘气功大师啊?你叫哥来听电话。」
     
    大概是这种感觉。
     
    总之我爸演完林依晨之后,咱俩又继续上路。过了老爸充满青春期回忆的新丰之后,我们到了竹北的凤鼻隧道
     
    老爸跟我说,陆军装甲兵学校就在湖口(凤鼻隧道东方不远),战车炮试射时往海面射击,炮弹会飞过西滨公路。为了防止炮弹误击民车,才在这里盖了座明隧道,供人车通行。
     
    凤鼻隧道,全长2.5公里(地图上的B点)。

    凤鼻隧道是「明隧道」,因为战车炮试射而兴建。

     
    过了隧道不远,我们发现路边有条小路,上面写着「新竹县海滨自行车道」,但小路看起来荒烟蔓草,不知道里面是否有路。
     
    「我们弯进去看看吧?」老爸问。
     
    旅行的意义,不就是让我们脱离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、享受意外的过程吗?
     
    我把工作辞了、老爸也退休了,两个人都没有时间限制,也没有排定死板的行程。用一种「骑到哪里是哪里,太阳下山再找地方住就好了」的心情踏上环岛之旅。第一天的意外让我们过了战战兢兢的85公里,但在这「解放的第二天」,我们决定往岔路走、看看里面有没有未知的风景。
     
    真的有!
     
    不知名的脚踏车道,和不知名的海岸。

    环岛旅途中,第一个「找来的意外」,就是这个海滩。

     
    10月16日星期二,这不知名的海滨自行车道没有闲杂人等,只有一对故意迷路的父子。两旁树叶遮去了猛烈的阳光,我们席地而坐,边吃肉干配普洱茶,听着虫鸣鸟叫、享受悠闲的微风。
     
    在这里,我第一次享受到单车环岛的乐趣。
     
    继续往自行车道里钻,柳暗花明之后是一个不知名的海滩。海没有太蓝、沙也不是太干净(跟屏东那蓝到发亮的海真是不能比),但人生不就是如此?我们不是随时都能闪闪发光、也不用始终保持光鲜亮丽,偶尔有点懒、有点脏、有点邋遢,但也挺舒服的
     
    在海滩拍照留念后,顺着车道骑回西滨公路。骑上头前溪桥,我们遇到了环岛旅程中的第一批同行者
     
    「嘿~~你们也是环岛吗?」戴着墨镜、一身劲装的骑士从我后面追上来,他后面也有一个同伴。
    「对呀!」我一边踩踏板一边回答。
     
    「今天要骑到哪里?」
    「还没计画耶,骑到哪里是哪里吧!」
     
    「加油~~」那骑士超越我。
    「喔!」我举起左手示意。
     
    骑在我前方的老爸问那对骑士:
     
    「你们今天要骑到哪里?」
    「彰化。」
    「太厉害了,我们连台中都不知道到不到得了呢!」
     
    环岛旅行的路上,只要遇到同好,大家总是互相加油打气。我曾经在行销学的书上看过:「传说开mini cooper汽车的驾驶,在路口相遇时会互相挥手致意」的叙述。
     
    mini cooper车主挥手致意的意思是,「嘿!你我是同一种人,我们有相同的品味,才会都开这种好车!」而现在,我好像能体会那种感觉。
     
    过了头前溪桥,同路的骑士往右转,大概是准备去南寮渔港吃中餐(我们本来也是如此计画)。但我跟老爸继续往前,因为我们打算「连吃饭也来个意外」。
     
    在大卡车司机的中继站,公路餐厅吃中餐。

     
    后来我知道这个地方叫「瓦厝」,附近有一座「港南国小」。老爸跟我在西滨公路旁发现一家自助餐,排骨鸡腿煎鱼、苦瓜空心菜笋丝,标准台式餐点。
     
    这家店主要的顾客是卡车运将,因为周围停了许多大卡车,我看到有些运将下车就往店里走,应该是识途老马,而有些运将开着车门正在睡午觉。我跟老爸在这里吃饭喝汤、洗去脸上的沙尘,然后继续下午的路程。
     
    西滨公路91k的合照
     
    下午继续踏上西滨公路,新竹香山这一段完全沿着海岸前进(17公里海岸风景区)。老爸说他和老妈开车来过这里,于是我们骑上海堤看风景,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大片湿地和风力发电机。
     
    我们到的时候应该是涨潮,海浪可以直接打到海堤边。旁边的介绍板写着,退潮时海岸离这里超过2公里,湿地拥有丰富的生态等讯息。
     
    香山湿地,退潮的时候,海岸线离这边超过2公里。

     
    快到竹南的时候,老爸突然把车速放慢,问我说:
     
    「儿子,你今年几岁?」
    「33。」
    「嗯……那我们两个加起来91岁了。」
     
    老爸看着西滨公路的里程牌,87k、88k、89k……
     
    「我们在91k的地方照张相吧!」
     
    ↑91K标志就在这里啦(地图D点),竹南附近。

    「你爸比你帅耶」这种话我听腻了!哼!

     
    越过了西滨91k的标志,我们继续南下。竹南和后龙之间,出现了些许的稻田景象,我们在路旁的土地庙休息(上面那张图就是休息时用skitch做的,终于体会到智慧型手机的好了)时,有只小黑狗对着我们狂叫。
     
    这只小黑守着家门口、非常尽责,一看到人影、听到人声就开始吼。我跟我爸躲在庙里不说话,小黑就安静下来;我们一说话,小黑就开始叫(可能想一起聊天吧)。我们躲在庙后,小黑就坐下来休息;但只要人影一出墙,小黑又站起来对我们猛吠。
     
    跟小黑玩了一阵,在土地庙的树荫下休息喝水,又重振士气继续上路,没想到,环岛之旅的第一次考验,就出现在前面。
     
    竹南和后龙之间,出现了稻田的景色。
     
     
    第一次的爬坡挑战
     
    从台北南下之后,西滨公路基本上一路平坦,但过了后龙溪桥之后,眼前出现一座好长~~的上坡(因为爬坡太累了,忘记拍照留念)。
     
    看来暑假时的爬坡练习,到这里终​​于派上用场了。 (参见〈Day 0.5 秃鹰与蛇的幻影〉:点这里
     
    头上是大太阳,脚下是踏板,脸上的汗水不停低落。我抬头往左看,好多猛冲上坡的汽车,往右看,则是公路护栏和偶尔出现的树荫。前方是老爸的背影,他正加紧脚步上坡,于是我也往前跟上。
     
    好不容易到了坡顶,但出现在眼前的,又是另一个长~~上坡。
     
    我跟老爸在这里追过一位骑士(这应该是暑假练习以来,我们第一次超过别人,不过他边骑车边拍照,大概住在附近的人、不是环岛客),但之后双腿有点发软,于是找了个有树荫的地方,停下来喝水休息。
     
    就在我拿着两公升的大壶水猛灌之时,旁边出现一辆警车。我们从第一个上坡的时候,就看到它来回巡逻。
     
    「儿子,等下如果还有一次上坡,干脆叫警车载我们走好了。」
    「别闹了,跟五指山连续12公里上坡比起来,这只是普通级啦!」我嘴巴这么说,双腿倒是很诚实地在发抖……
     
    幸亏后来没出现第三次上坡。
    就是这段万恶的上坡!从地形看得出来,后龙溪桥之后的公路是走在山里的。
    但有上坡就有下坡,之后直冲到通宵精盐厂(F点)的时候,很爽啊。

     
    「有上坡就一定有下坡」,这真是一句好话,尤其当你骑车爬上山顶时。
     
    看着眼前无尽延伸 的宽广下坡路,等下马上可以溜滑梯一般地冲下山,真有一种爽快感。
     
    「哇哈哈哈哈哈!」我一边吹风、一边挑战着码表显示的速度,环岛旅程最高时速50公里,就在这里创下。转眼间,我已经飙下山坡,跨入通宵境内。
     
    (这段路又宽又平、非常好骑,当时的我们,还没体会到下坡的恐怖。之后经历南回、太鲁阁和苏花公路的考验,我才知道下坡有多危险,这个留待以后再说吧!)
     
    我跟老爸在通宵精盐厂(地图上的F点)的围墙边休息时,已经是下午4点半,差不多该决定今晚住处了。
     
    本来考虑往大甲 前进。一方面我久仰镇澜宫威名,却没有亲身探访过;另一方面我18岁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大甲女孩,想说去那里看看好像也不错,不过老爸觉​​得我们第一天骑得距离太短,而大甲又不顺路(不在西滨公路上)​​,于是我们决定直冲 台中梧栖
     
    「还有36公里喔!可能会骑到天黑。」老爸说,这有可能会违反我们自订「不骑夜路」的安全原则。
     
    「拼拼看嘛,时速20公里的话,6点半左右就可以到了。」
     
    接下来,我们开始猛冲。
     
    4点45分骑上大安溪桥、进入台中、5点抵达大安、5点20分越过清水、6点就看到梧栖工业区的灯火。
     
    大安溪桥,进入台中啰!  

    大安路上赶拍的夕阳。

    抵达清水时,太阳已经快下山了。

    6点到达梧栖,工业区灯火通明,只是一座工厂都没有。

     
    (题外话一下,通宵是个好地方。因为在我环岛的路上,发现通宵的女学生裙子最短。有空我会再回去一趟的。)
     
    抵达梧栖时,我发现梧栖工业区早已规画完成,土地整平、水电大概也都接好了,里面的道路和路灯像棋盘一般,灯火通明。只是,偌大的工业区中,好像一座工厂也没有进驻。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?
     
    这天,我们在西滨公路旁的进方大饭店落脚。
     
    接待的小姐像是1980年代的旅舍柜台,半屏山的卷发、合身性感的大红洋装,身上的香水味和脸上的妆一样浓,不过她人非常亲切,跑上跑下地帮我们挪出空间停脚踏车、告诉我们哪里可以装水。我猜想也许她见证了这栋旅馆十几年来的兴衰也不一定。
     
    旅馆的名字我忘记了,现在是对车友非常友善的平价旅馆,但从外观看来,20年前应该是最新颖的大楼,只是现在电梯破旧了、房间浴室的浴缸也拆了、餐厅空荡荡的位置,只剩一位煮菜的欧巴桑。
     
    我回想方才经过的工业区情景,突然有一种见证台湾经济奇迹的感觉。有点怀旧、也有点失落。
     
    这天晚上,我跟老爸到梧栖街上找晚餐,最后还是选了7-11。距离近、品质稳定(其他餐厅也不知道好不好吃),吞了国民便当和买四送一的关东煮,回到房间洗澡就睡了。
     
    结束了124.15公里,这最长的一日。
     
    连续两天,晚餐都吃7-11。
     
    文章出处:howtobeaotaku.blogspot.tw/2012/12/day-2.html
     

    相关文章

    发表新留言

    Showing 0 comments